茶神陸游的經典茶詩《臨安春雨初霽》賞析_臨安春雨初霽原文,注釋及翻譯

南宋著名文學家陸游是歷代詩人中寫茶詩最多的一位,今存世300多首茶詩,對種茶、制茶、品茶、識茶、茶具、茶藝、茶葉貿易均有很深造詣。下面茶詩網為您奉上陸游最知名的一首關于茶的詩句《臨安春雨初霽》。

《臨安春雨初霽》
南宋·陸游
世味年來薄似紗,誰令騎馬客京華。
小樓一夜聽春雨,深巷明朝賣杏花。
矮紙斜行閑作草,晴窗細乳戲分茶。
素衣莫起風塵嘆,猶及清明可到家。

《臨安春雨初霽》注釋
1.臨安:地名,今浙江杭州。
2.霽(jì):雨后或雪后轉晴。
3.世味:人世滋味;社會人情。
4.客:客居,原作“駐”,據錢仲聯校注本改。
5.京華:京城之美稱。因京城是文物、人才匯集之地,故稱。
6.小樓:住所,這里指陸游所住的客棧。
7.深巷:很長的巷道。
8.明朝(zhāo):明日早晨。
9.賣杏花:傳來了有人吆喝賣杏花的聲音。
10.矮紙:短紙、小紙。
11.斜行:傾斜的行列。
12.草:指草書。
13.晴窗:明亮的窗戶。

14.細乳:徹茶時水面呈白色的小泡沫。分茶是宋人飲茶之點茶法,乃將茶置盞中,緩注沸水,以茶筅或茶匙攪動,無何盞而現白色浮沫,即所謂細乳。
15.戲:原作“試”,據錢仲聯校注本改。
16.分茶:宋元時煎茶之法。注湯后用箸攪茶乳,使湯水波紋幻變成種種形狀。
17.素衣:原指白色的衣服,這里用作代稱。是詩人對自己的謙稱(類似于“素士”)。
18.風塵嘆:因風塵而嘆息。暗指不必擔心京城的不良風氣會污染自己的品質。
19.清明:時節,指清明節的時候。
20.家:老家,山陰(今浙江紹興)的故家。

《臨安春雨初霽》譯文

近年來做官的想法慢慢淡去,淡的就像一層薄紗,可誰又讓我騎馬來到京城作客,來沾染這些人間繁華了呢?我住在客棧聽了一夜滴答滴答的春雨,清早時分,聽到小巷深處傳來一段段叫賣杏花的聲音。

鋪開一張窄小的紙,從容地寫著呈現傾斜排列的一行行草書,字字有章法。并在晴日的窗前,細細地煮水、沏茶、撇沫,試著品名茶。不要再嘆息這京城的塵土,弄臟身上的潔白衣衫了,因為清明時節還要趕回到鏡湖邊的山陰故家。

《臨安春雨初霽》創作背景

《臨安春雨初霽》為陸游62歲時創作。淳熙十三年(公元1186年)春,陸游奉詔入京,接受嚴州知州的職務,赴任之前,先到臨安(今浙江杭州)去覲見皇帝,住在西湖邊上的客棧里聽候召見,在百無聊賴、泡茶寫字時,寫下了這首廣泛傳誦的經典茶詩。

《臨安春雨初霽》賞析

陸游的詩詞風格多以壯懷激烈的愛國憂民之作、寄夢抒懷、悲憤凄切之作、雄壯磅礴的大氣之作為主。而《臨安春雨初霽》和陸游的創作特點極不相似。

《臨安春雨初霽》沒有豪唱,也沒有悲鳴,沒有憤憤之詩,也沒有盈盈酸淚,有的只是結腸難解的郁悶和淡淡然的一聲輕嘆,“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”。《臨安春雨初霽》反映了陸游內心世界的另一方面,他除了在戰場上、幕帳中和夜空下高唱報國之外,偶爾也有惆悵徘徊的時候。

一個詩人的性格是復雜的,一個始終剛強不屈、矢志不渝的烈士,也難免間或惆悵抑郁。這種抑郁惆悵與其雄奇悲壯并不矛盾。唯其抑郁惆悵得苦不堪言,才有更強烈的情懷的噴發。詩中一開頭就道“世味薄似紗”,正是作者對現實的否定,也體現出作者的剛直氣節。詩末拂袖而去,也是詩人對浮華帝都的不屑。因此,透過原詩的表面,依稀仍可看見一個威武不屈的形象,這個形象才是作者真正的一貫的自己。

作者陸游簡介

陸游(1125—1210),字務觀,號放翁,漢族,浙江紹興人,南宋文學家、史學家、愛國詩人。陸游詩歌詞文以及書法樣樣精通,尤以詩的成就為最,自言“六十年間萬首詩”,存世有9300余首。其中包括300余首關于茶的詩句,是歷代詩人中創作茶詩數量最多的詩人,對中國茶文化有深刻的影響,被尊為“茶神”。

陸游詩集代表作有《游山西村》《示兒》《卜算子詠梅》《釵頭鳳》《臥春》《臨安春雨初霽》《訴衷情》《鵲橋仙》《梅花絕句》《關山月》《秋波媚》《書憤》等。

廣告也精彩